复旦教授唐世平:学中国历史不利于社会发展不如学习西方史

学校的科目中专门设有历史科目,为的是让学生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挺直民族的脊梁。中国的古代史看起来是一部权谋史,可本质上是一部血泪史,内含国家发展的各个方面的经验教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说的便是这么个道理。的确满清让中国深陷灾难之中,可你无法泯灭五千年历史留下的痕迹。我们这个民族能够从苦难中脱身,靠得便是五千年历史的堆砌,若非如此,这个古老的民族早已经被瓜分殆尽。

《百家讲坛》开播之后,历史尤其是国学在国内可是风靡一时,帝王权术、后宫秘密都成为世人争相探索的地方。可在复旦教授唐世平看来,这并非是一种良好的风气,当今社会形成的历史热,并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倒不如将目光专注在外国史上。

唐世平教授提出这个惊世骇俗的观点的依据是,中国历史总结起来就是一部改朝换代史,一个朝代吞并另外一个朝代,吸取前朝政治上的漏洞,进而弥补,没有丝毫的进步性可言。

若说是根本性的变革,怕是只有董仲舒和王安石能够脱颖而出,其他人所谓的变革都只是为了稳固皇权,没有丝毫的价值可言。线年后的世界,以此作为参考,方能从中吸取精华。

而且仔细探究中国的历史,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钩心斗角,通过心计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若是国民学习权谋,对于国家岂非是一种灾难?所以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古代史,不过是先进走向落后,看似比奴隶社会先进的封建社会,不过是在老百姓思想上加了一层禁锢,反而使最高统治者受益。1840年之前,中国显然已经走到了死胡同,现存的体制已经无法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

唐世平的言论一说,在学界自然是引起轩然。如此玷污中国的历史,自然是遭到多人抨击。但没有想到,此种言论竟然也遭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其他学者依据唐世平提出的言论表示,1840年之前中国的历史处于倒退阶段,看似经济和政治都较前朝清明,可总体的体制没有改变,一个国家无法出现根本性的变革,就意味着这个国家为他现有的成就沾沾自喜,而这就是故步自封的结局。

以此来看,若是中国国民以这种历史自豪或是沉迷其中,最终只会使得国家再次走上故步自封的道路,将中国与世界的联系再一次割裂。换句话说,站在唐世平阵营的学者的见解是,中国国民对中国历史乃至文化的自信力太强,而这显然与满清因为自己自给自足的生活而闭关锁国的政策一样,而历史的结局已经告知我们,落后即挨打。

查询唐世平教授的背景,倒也不奇怪他会提出惊世骇俗的言论。唐世平并非历史专业出身,他所认为的历史是片面的、不充分的,甚至于唐世平利用自己的一知半解,混淆了科普历史和学术历史。

能真正做到将中国历史了解得透彻清楚、知晓其中的历法、官制以及税制、服饰的发展的人,其实在全国只有4%。多数人感兴趣的其实是不过是帝王心术、忠臣良将乃至帝王后宫,而这些人的感兴趣并非是沉迷,只是对其中的故事充满好奇而已。

唐世平以偏概全,靠着自己在学术界的身份、有着一定的权威性,便不经考究地得出如此言论,可见唐世平对学术的不负责任,更是亵渎了自己作为专家的身份。

如果说抛弃中国历史,一味崇尚世界文明,那不妨了解一下在中国文明辉煌之时,唐世平引以为傲的西方文明在做些什么。

公元前4世纪,希腊文明终结,公元15世纪罗马文明凋亡。整个中世纪,欧洲文明的头顶上都笼罩着浓厚的宗教主义,神说扎根于人们心中,哪怕是如今宗教主义也没有从欧洲剔除。唐世平对中国“治乱循环史”不屑一顾,可欧洲大陆却连大一统都没有做到。唐世平希望国人能够学习西方文明,不知学习的是哪一个环节?

中国人之所以能从一百多年的苦难中脱身,靠的便是全民觉醒,而唤醒民众觉醒的便是五千年国家积累的文化,正是因为深受文化的熏陶,才能让民众感受到国家与我们的血脉相连。唐世平教授认为我们应该摒弃中国历史,那岂非是要求我们放弃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