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世平、杜大伟:中国人为何更爱特朗普?

虽然中国官方常常贬低特朗普,但这位总统候选者的独特背景和个人风格似乎很符合中国网民的胃口

编按:当地时间9月26日晚上九点,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展开了首场公开辩论,自此,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成为全球瞩目的大事件。与往年不同的是,在中国大陆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次美国大选,这其中原因有很多,但风格迥异的特朗普成为总统候选人显然是一个重要原因,而且在中国互联网上支持特朗普的声音不在少数,其中原因究竟为何?本站选取上海复旦大学陈树渠讲席教授、长江学者唐世平和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杜大伟的两篇短文来解释中文网络里边的“特朗普”现象。

对于今年的美国大选,特别是总统选举,国人恐怕是空前的关心。不过,这篇短文并不关心谁会最终赢得总统职位,而是关心为何特朗普在中国会有众多的支持者。笔者认为,支持特朗普大概有六种心态。当然这六种心态是可以相互交织(或者相互强化)的。

这其中的第一种心态可以是说是一种“motivated bias”有些人由于预测过特朗普要赢,因而希望他赢,这样可以宣称自己的预测准确。当然,这些预测特朗普要赢的人士,也有可能具有第二大类中的几种心态。具体是否有不同心态的交织,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这其中的第二种心态是一种“实验”心态。从“实验”的角度来看,希拉里做美国总统不会有太多惊喜。反倒是特朗普上台可能惊喜多多,比较好玩。

第二大类的心态可以称作为“价值实用性的(value-based instrumentalism)”心态。具体而言,可分为四种心态:

1.从内心认同特朗普:他心直口快,不讲政治正确,体现了职业政客不同的风格,喜欢他在电视节目《学徒》那里的强势拍板的感觉。

2. 因为希拉里对中国太强硬而不希望希拉里获胜,而特朗普似乎不见得非要和中国过不去。至少他表示不会和俄罗斯过不去,而俄罗斯和中国关系不错。

3. 希望特朗普把美国搞得一团糟,甚至比小布什还要糟糕。这样能够为经济正在下行的中国赢得至少4年的新“战略机遇期”。

4. 想看美国民主的笑话。试想一下,如果地球上最牛的民主国家最后选了特朗普这样的一个人做总统,那美国人还有什么可以为自己的民主系统自豪的!

关于具体的选情和最终的选举结果,其实笔者并不是特别关心。不过,我二月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系做完演讲与师生们共进晚餐时曾说过(伯克利和整个加州素来都是的领地,以至于特朗普在大选阶段根本不会去加州竞选),确实有可能因为不选桑德斯做总统候选人而最终输掉总统选举(我也在微信圈说过)。我的理由主要有两点:

第一,美国民众正在进行一场和平的反抗,因此两个党都面临非建制派候选人崛起的挑战。共和党的非建制派候选人最终在初选获胜,而则成功地打压了桑德斯(很大意义上来讲,许多人包括奥巴马本人都觉得,欠希拉里一个总统职位,至少她应该是候选人。毕竟,没有奥巴马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希拉里早在2008年就是美国总统了!)。这样的结果意味着,没有认清楚美国民众的情绪趋势。

第二,希拉里是一个有很多包袱(或者说缺陷的)的政治家,而且似乎她不容易体会美国民众试图改变美国的政治经济格局的情绪趋势因为她本质上是一个精英主义者。

当然,我对最终的结果没有做任何预测,因为我已经试图将选举预测科学化了。那么如果我也依赖目前的民意调查来预测,那我和你们的预测就处在同一个水平了!

美国当地时间7月21日晚,唐纳德特朗普正式接受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从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的多次公开发言中不难看出,他对中国的关注同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防范非法移民的决心不相上下。在一个网上热传的剪接视频里,特朗普在公开演讲中曾提到“中国”234次。特朗普一边指责中国夺走美国就业机会、在贸易方面作弊,一边坚称他“爱”中国和中国人民。

中方对于特朗普“爱恨交织”的态度也有着复杂的回应。今年4月份,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称特朗普为“不理性的那类人”,并表示,如果美国采取特朗普建议的对华贸易政策,美国“就别想当老大了”。楼继伟是至今唯一公开评论过特朗普的中国高级官员。虽然其他中国领导人对此事保持缄默,但中国主流媒体一直密切关注特朗普的选举进程。媒体将特朗普形容为“大嘴”和“小丑”,说他是个“古怪、反复无常”的人。特朗普有时会被塑造成西方民主的笑线月份的一篇专栏文章称,“特朗普现象”折射了美国对党派政治的厌倦,另一方面也显示了美国标榜的“民主”的局限性。《环球时报》在回应特朗普控诉中国贸易和南海问题的文章中称“他就是什么都敢说,甚至胡说”,并认为“(特朗普)还处在信口胡诌的阶段,如果他能继续往前走,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们就应给他点颜色,让他知道中国是谁。” 然而,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可能性增大, 中国媒体对他的描述慢慢开始变化。界面新闻刊载了一篇文章,称比起积极推行民主价值观、为亚洲地区的盟友提供安全保护为目标的美国总统来说,一个只在乎实实在在利益的总统更便于中美打交道。文章还分析称:“对于中国而言,应该欢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因为只要让特朗普有钱赚,由其执掌的美国政府将会比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友善的多。”基于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对希拉里在问题上无保留的批评和她作为国务卿时“重返亚洲”的战略心存芥蒂,《金融时报》的文章甚至将特朗普称为中国的“自然选择” 。

与中国官媒态度上的转变不同,社交平台上反映的民意一直都更支持特朗普。今年三月末,由《环球时报》发起、3,330位读者参与的调查显示,54%的受访者支持特朗普当选总统远远高于特朗普在美国36%的支持率。微博上,特朗普超过千人的粉丝团已经突破十个,其中包括“床破粉丝团”(1,667个粉丝),“普世明灯唐川普”(3,445个粉丝), “特朗普时评”(2,706个粉丝)。一位粉丝曾在微博上写道,特朗普第一天登上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舞台时展露出了“王者风范”。 中国网民支持特朗普的理由不一。很多人因为他商业上的成功而尊重他。他的形象与当今中国人对财富追求的痴迷产生共鸣,人们也相信如果特朗普在从政道路上使用他经商上的务实原则会对中国有利。一些人认为,中国得以稳定和发展至少有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的铁腕手段,而特朗普也可能成为类似的强势领导。很多人也喜欢把他看作美国总统竞选中的真人秀明星。特朗普参选是很多中国人持续关注大选的最主要原因。

在美国流行的问答社区网站Quora上,一个用户提问:“中国大陆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喜欢唐纳德特朗普吗?”此问题得到21个回复,其中多数回答者来自中国大陆。回复揭示了特朗普在中国大陆高人气的另一原因,即他提议禁止移民美国。新疆尔自治区的社会和政治动乱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上对于人民普遍的恐慌和愤怒。特朗普的反言论迎合了一部分中国人的想法。

总的来说,特朗普对中国态度复杂,反之亦然。虽然官方常常贬低特朗普,但这位总统候选者的独特背景和个人风格似乎很符合中国网民的胃口。当然,只有美国公民才能在十一月份的大选中投票;但了解其他国家的大众如何看待每位总统候选人有助于更好地预测候选者当选后美国外交关系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