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58名党员都有谁?湖南20人占比超三分之一

1964年4月,一个春雨蒙蒙的日子,嘉兴南湖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董必武和他的夫人何莲芝。

在嘉兴火车站下了火车,他们乘坐一辆黑色轿车来到了南湖。乘坐摆渡船,登上湖心岛,游览烟雨楼,参观一大史料陈列室,走进一大会议纪念船。

从船头走到船尾,又从船尾走到船头,左看右看,董必武感慨万千。年近80的他,神采奕奕地对夫人说:“莲芝,革命成功,来之不易啊!”

1921年夏天,董必武和其他十多位有志之士一起,怀着对马克思主义的憧憬,怀揣救国救民的理想抱负,从四面八方赶赴而来,参加一大,中国由此成立。

在党的一大召开之前,中国究竟有多少像董必武这样的早期成员?历史浮沉中的他们,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雨波折、人生抉择?

关于早期组织成员的数量,在2013年前,主要有“53人说”和“58人说”两种。

在南湖革命纪念馆,有一份珍贵的档案——《中国代表大会》,这件档案,原件是俄文打印件。内容说:

起初,在上海该组织一共只有五个人。领导人是很受欢迎的《新青年》的主编陈同志。这个组织逐渐扩大了自己的活动范围,现在共有6个小组,有53个党员。代表大会预定6月20日召开,但是来自北京、汉口、广州、长沙、济南、日本的各地代表,直到7月23日才全部到达上海,于是代表大会开幕了……

不过,来到纪念馆二楼展厅,有心人会注意到一面特别的展示墙,墙上展示的是早期组织成员的照片和简介。而这个数字是58。

到底是如《中国代表大会》中提到的53人,还是如展示墙上说的58人呢?

2010年11月,嘉兴组织多方力量,开始进行中国早期组织及其成员的课题研究。课题组历经3年,走访了上海、北京、山东、广州、湖南、湖北等地,发现了一批新资料、新证据。

比如,“53人说”中并没有计入旅法、旅日的小组。张国焘在《我的回忆》第三章中提及“1921年1月1日……党员吴汝铭参加学校工作”。这个吴汝铭就是吴雨铭。由此可见北京小组应该加上他。

而此前名单中的黄负生与刘子通都是武汉中学国文老师,是1921年8月由陈潭秋介绍一起入党。由于陈潭秋出席了党的一大,一大在8月初闭幕,陈潭秋回到武汉才能介绍他们入党,由此推断,黄负生、刘子通应是在一大以后入党的,不应算是早期组织成员……

就这样在有增有减中,最终认定中国宣告成立时,共有58名党员。这一新观点,得到了众多权威党史专家的认可,成为目前国内关于党史的最新研究成果。

时钟拨回到1920年。当年8月22日,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警务日报》在“中国情报”一栏中,出现了长达36行的情报秘闻:租界警方已密切关注一名中国籍的男子在上海的行踪动向,并详细了解他在北京的“过激”行为。

被租界警方密切关注的人,就是陈独秀。当时,在陈独秀的主持下,中国第一个组织在上海成立,他任书记,主要成员包括李汉俊、李达、陈望道、杨明斋、俞秀松、沈玄庐、邵力子、袁振英、林伯渠、沈雁冰、沈泽民、李启汉、李中、陈公培、施存统、周佛海。

此后,北京、武汉、长沙、广州、济南等地也相继成立早期组织,开展的宣传和组织活动。比如,1920年,就在长沙创建了长沙早期组织。此外,施存统、周佛海到日本留学,在日本组织了旅日的早期组织。在法国,也由周恩来、张申府、刘清扬、赵世炎、陈公培等组成了旅法的早期组织。

仔细看墙上58名党员的信息,其中以湖南、湖北两省人士最多,分别有20人、11人,浙江紧随其后,有7人。除了施存统之外,上海的早期组织建立后,积极发展党员,沈玄庐、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俞秀松等6人也先后加入。

由此可见,当时,浙江先进分子不仅人数在全国名列前茅,而且他们积极参与建党活动,为中国的创建贡献了独特的浙江力量。

比如,陈望道翻译的《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为党的创建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沈雁冰和沈泽民则是党内最早的兄弟党员,沈雁冰就是众所周知的文学巨匠茅盾,沈玄庐加入上海的早期组织后,又于1921年初赴广州,参加了广州的早期组织的创建活动。

一大闭会不久,中央机关遭到破坏,收藏的文档散失殆尽。据与会的董必武、李达等人后来回忆,当时“一大”有两个文件,为保密需要,既无标题也无日期,散会时都被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马林带走,后来就没了下落。

“一大”的两个文件是什么题目和内容?直到多年后,这个一直不为人知的谜底才得以揭晓。在南湖红船上,一大代表讨论并通过了《中国纲领》和《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

2017年10月31日,在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一周之际,习带领中央赴上海瞻仰一大会址、赴浙江嘉兴瞻仰南湖红船。

站在《中国第一个纲领》前,站在《中国第一个工作决议》前,习逐字逐句细细品阅。他指出,中国一开始就在自己的纲领文件中开宗明义确立了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鲜明写下“工人阶级”“无产阶级”这些字句。尽管处于初创阶段,但奠定了我们党的前进方向和基石。

抚今追昔,习感慨:“小小红船承载千钧,播下了中国革命的火种,开启了中国的跨世纪航程。”

党的二十大即将召开,今年党代表共有2296名,他们从全国9671.2万名党员中遴选产生。

从党的一大到二十大,从13到2296,从58到9671.2万,从九死一生到蓬勃兴旺,这是跨越时间长河的变幻、壮大和震撼。历经百年风雨,中国从小到大、由弱到强,成为在14亿多人口的大国长期执政的政党,成为世界最大执政党。

在风云变幻的百年史册上写下了不朽传奇,中国的力量之源在哪里?答案很简单,就两个字:人民。习强调,“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

也许,我们还可以从《宣言》中找到答案:“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进入新阶段,中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牢记“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始终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将是我们从胜利走向更大胜利的“密码”。

南湖革命纪念馆珍藏的俄文版《中国第一个纲领》和《中国第一个工作决议》,均为纸质复制件,纵29cm,横23cm。原件藏于中央档案馆。

该馆馆藏的俄文版《中国代表大会》,也为复制件,于2015年从俄罗斯复制,纸质,纵29.4cm,横20.8cm。文件顶端右上角俄文意思为“存于1921年卷”,此件未有署名,亦未有成文时间和形成时间,内容是向共产国际报告中国成立大会召开的情况。

这几件档案,是有关的早期组织和一大情况的最原始、最直接的材料,是现存关于成立的档案中,史料价值较高、权威性较强的档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