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与姓名盘点那些比较靠谱的起名专家

中国姓名学大师排行榜,国际著名姓名学大师都有哪些人,很有名气的取名大师有哪些?

易经,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智慧的结晶,含盖万有,纲纪群伦,是中华文化的杰出代表;易经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总纲领,包罗万象,同样也包括姓名学,姓名学也起源与《易经》文化精神,并且在新时代里面,也涌现出一批杰出的周易文化研究学者,既有民间爱好人生,也有专业从业人士,列举如下:

苏晓鹏急忙点头赞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上午我去所里汇报上次村民聚众斗殴事件的事情,听贾指导说你今天生日,原以为你会回市里庆祝,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汇报治安工作这活应该是洛飞的份内事,不过他住院这几天,治保主任的工作就暂时由苏小鹏兼任着。

韩允儿脸色有点不自然,瞟了洛飞一眼笑道:“生日年年都过,我也不是很在乎那些形式上的东西。这不今天专门请洛飞做向导,带我游山来了。”

洛飞则是干咳了一声,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功利心有点强了,韩允儿今天穿着这么漂亮,自己居然疏忽了这点,反而是一门心思想着治安大队的事情。

林爽见洛飞一脸的尴尬,马上领悟于心,当下看向洛飞转移话题道:“洛主任,上次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我之前配合你,弟弟也不会做那种事情,为此后来爸爸专门罚他在客厅跪了一宿。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原来这个丫头是专门上来道歉的,洛飞忍不住对她心升好感,点头道:“我要是真放在心上,事情的结果现在就不是这样了。再说了,那天如果没有你拉我一把,说不定我现在的情况更糟。所以林小姐你大可不必这样。”

林爽还是觉得很抱歉:“我弟弟就是被nǎinǎi和妈妈宠坏了,相信这次的事件他应该学会了很多。”

“你弟弟这个人本质其实不坏,只是因为你们家太有钱,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洛飞习惯xìng的摸了摸鼻子。

“难道家里有钱也是错?我看你是典型的仇富心理。”林爽皱了皱鼻子,显得十分的可爱。

“懒得跟你抬杠。”林爽憋了憋嘴,这人虽然是个大学生,但是骨子里面和苏晓鹏完全是两个极端。只不过苏晓鹏太多顺从,没有和洛飞说话时那种抬杠的感觉。

洛飞看着林爽那略显苍白的脸色,心中微微一动,稍微思索片刻道:“和你爸爸在一起的那位陆老先生,是个风水师吧?”

“你怎么知道?”林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又笑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相信,不过我nǎinǎi却是很相信。我爸爸请他过来,就是为了帮助nǎinǎi寻找一个墓穴,顺便把爷爷的坟也一起迁过来。”

“看过。”林爽略显不耐烦的撅起了小嘴,“之前陆爷爷告诉我爸爸,说我今年什么来着。。。。。。对了,叫流年不利,会遇到一番可大可小的惊吓。所以这次才会趁着暑假专门把我带到乡下,希望借住这里的山川灵气破解灾运,要不我现在还在南方好好的呆着。。。。。。不过也好,我没有想到这里会这么美丽,以后我每年都来。”

“那这几天陆先生还有没有看你的面相?有没有说些什么?”洛飞苦笑,这丫头还有点没心没肝顺带缺心眼啊。

“他们这几天都忙着在山上转悠,哪里有时间顾得上我?”林爽得意的一笑,“幸好这样,否则陆爷爷又指不定限制我做这做那?让我爸爸把我关在家里,那多别扭?我可不信什么乱七八糟的风水相术。想想都让人讨厌。”

洛飞皱起了眉头,他记得十多天前,林爽的面相并没有如此的明显,很显然是自己住院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又不能追问,顿了顿之后建议道:“这几天你最好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哪里也不要出去。否则。。。。。。恐怕还真是要饱受一番惊吓了。”

他这么说是绝对有根据的。第一次看林爽脸色白皙,还以为是久不见太阳的缘故,或者是身体虚弱才显得如此,今天再次看见,还是如此,所以趁着聊天的时间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结果还真是看出了一点明堂。

但是他因为以前没有实践过,故而他对自己看相的结果不是很有把握。所以才会问起林坤带来的那个风水师。

今年林爽的确是流年不利,犯凶煞。所谓流年,从命理学上解释,就是泛指这个人这一年的运势。

任何一个人的面部都会有流年部位,而从流年的部位,道行高深的风水相师都可以准确的分析出你流年的运势的吉凶。所谓童年看耳,成年看额。童年也就是十五岁以下,之上的就得看天庭,也就是额头了。过了三十岁之后,面相则是要繁琐很多,需要结合全部面相分析中停运。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其实cāo作起来十分的复杂。你每增长一岁,看的位置就不相同,最紧要的男女的流年面相看法还刚好相反。

林爽的流年部位并不难看,略显病态的苍白在额头位置尤为明显。若是单纯的肤色白皙,就会有种光滑润泽的感觉。相反这种病态的苍白本身就是一种惊吓的预兆。其次,她额下双眉之间命宫位置,有陷落的趋势,这是受侵犯的明显症状。命宫号称是人类命运的总开关,这里所显示出来的问题那就不会有错。最后,她额上天中位置有一道隐约可见的紫色。紫色乃yīn鸷之色,相术之中称为不死之色。这既可以说明是主人有恙在身,也可以说明是有祸来临。虽然模棱两可,但结合之前两者,就能说明问题了。

如此一来,洛飞确定自己不会看错了。毕竟有高明的风水师早已言中,甚至还想出了破解之法。这让他颇为振奋,第一次看相就能得出和别人类似的结果,当然值得鼓舞。若是他知道这陆姓老者在国内风水相术界的名气,恐怕就不仅仅只是欢欣鼓舞那么简单了。

可惜那位陆先生这几天忙于林坤家的祖坟事情,疏忽了这个丫头。这样一来,洛飞就迫不得已要提醒一番了。

见洛飞说的煞有其事,林爽歪着头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皱眉道:“我讨厌这些爱装神弄鬼的人了。你不是大学生吗?怎么也和陆爷爷一样唉装神弄鬼?”

“我的意思是说,别人的好意你听听也无妨,毕竟你也没有什么损失。”洛飞干咳了一声,面相和治病一样,如果病人不配合,他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用武之地。

“幸好你不是。”林爽放下心来,看来她真的对这种人很不喜欢,甚至是到了讨厌的程度。

洛飞有点患得患失,脑海中回忆着林爽的面相,思索着她到底会遇到什么事情?是不是因为最近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转变这么大?从面相的显示来看,她遇到的事情应该还很大。问题是他也不是神仙。有心想要为她打一卦,或者是以奇门演算一遍。可惜人家一脸的不爽让他根本就不敢在继续说下去了。

一直沉默的苏晓鹏笑了笑:“林爽,你还不说,洛飞平常没事的时候,还就喜欢看些乱七八糟的书,跟我们村的算命先生也是很合得来,想必是跟苏爷爷学了不少吧?”

洛飞大是尴尬,苏晓鹏这小子看起来温文儒雅,其实很不地道,这不是摆明了暗中摆了自己一刀?幸好他拜苏瞎子为师是偷偷的,要不这小子还不满世界的给自己宣扬?

暗骂了这小子一句后,又见韩允儿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急忙含糊的解释道:“我也不是单纯的喜欢这些书,是什么书都感兴趣。要不以前也不会被人叫做书呆子了。那个,对了,我们要下山了,你们呢?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随后结伴下山,走到山口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林坤父子和那位陆姓风水师下山回来。

林友军耷拉着脸,似乎对爸爸弄的这些事情很不以为然,但是又不敢反驳。看到洛飞时,也没有表示出什么恶意,但眼神不是很爽。

林坤对女儿和洛飞在一起显然是十分的意外。出于礼貌还是走过来和洛飞打了个招呼,顺便关心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

寒暄了几句之后,便领着儿子离开。苏晓鹏则是跟林爽,韩允儿二女走在一起闲聊着当地的一些风土人情。

见那位陆姓老风水师落后一点,似乎在思索什么?洛飞心中一动,悄悄的走到他身边,拉住他小声道:“陆先生。。。。。。”

陆耀心中还在想着刚才在山上查看的风水地形,突然被洛飞拉住也是被吓了一跳。待看见正是自己那天颇为欣赏的小子,忍不住笑着点头道:“有事吗?”

洛飞言简意赅的道:“刚才在山上和林爽闲聊时,听她说老先生您帮他看过相,预测过流年的运势?”

“不算懂,只是看过一方面这些的书籍。”洛飞谦虚的笑了笑,“我刚才也注意到了林爽的面相,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最近一段时间她恐怕会受到一番惊吓,若是中途有其它不可预知的变数,问题说不定变得更加严重。我听说老先生您这次带着林爽过来,就是为了替她破解这一劫难,却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行动?”

洛飞面有难色,无奈道:“连您说了林爽都不相信,何况是我?就算是告诉林老板,人家只会当做是我想报复他们家了。”

陆耀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不提醒我还真忘记了林丫头的事情。这几天都在忙着林家祖坟风水的事情,差点出了大错,谢谢你了。”

“这个。。。。。。。”洛飞呆了呆,思索了片刻缓缓道:“如果是我就会先以奇门演算,推算她流年运势的大致时间,吉凶的大致方位,和凶险的程度。或者打卦也可以。。。。。。现在关键问题她根本就不配合。”

陆耀仔细的看了洛飞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点了点头:“你没有排过这个丫头的八字,所以才会这么说。不过你这个年龄能说出这些也相当不错了。林丫头今年流年不利,从八字当中我推算出,就算是帮助她破解这次劫难,下次就会累加起来变得更加严重。。。。。。实在让人为难啊。”

“您的意思是让她完整的经历这次劫难,来顺利的度过下次劫难?”洛飞呆了呆,居然还有这样的破解方法?

“孺子可教啊。”陆耀越发的喜欢面前的这个小子,连之前犀利的眼神也是慈和了很多。“林丫头的命理之中此劫是不可避免的。若是我强行逆转,下次叠加起来的劫难恐怕她无法承受,会有xìng命之忧。所以我索xìng放任,但是要将她带在身边观察,尽量将这次劫难控制在我能接受,林丫头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洛飞恍然大悟,这次还真是长见识了,其实苏瞎子之前也跟他谈起过,但是着墨不多,而且他初期的重点也不是学习这些,故而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原来人家早就打算好了,他还自作聪明的提醒人家。洛飞苦笑点头:“那是我多事了。“

“你很好。”陆耀大感兴趣的看着他,“那天在林老板家见你说出了那番话,我猜你就是个行家,这几天为林家祖坟选址,刚好缺个帮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老头子四处走走看看?”

“真的?”洛飞心中一喜。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师傅因为眼睛瞎了,所以一直都没有带着他去现场查看风水地势,只能根据他所描述的地势环境来分析讲解给他听。若是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想必师傅也是会十分高兴的。

“自然是真的。林老板你不用顾虑,这方面一切由我做主。”陆耀笑的很爽朗,“明天我们还会进山,到时候我们在村口碰面,不过你身上的伤不碍事吧?”

“我没问题。”洛飞唯恐他反对,急忙点头保证。朱玉民安排他在家休息两天,刚好趁着两天学习一下。

陆耀再次开心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快速的追上了前面等着他的林坤父子几人。